当前位置: 主页 >> 电动汽车

鬼话闲聊之锦轩欢妍相聚

来源:新鲜车   浏览量:0   发布日期:2019-10-21

榻上的陆军长已是奄奄一息,本是魁梧高大的身材,因为长时间被病痛折磨,此时只剩下一副皮骨,却在不停地与命运拼博,想多撑几个时辰,陆锦弘伏在陆军长耳边说:“父亲,轩四回来了!”

陆军长轻轻哼哼,像是在唤陆锦轩,陆锦轩瞧着榻上的老人鼻翼不觉一酸,一把攥住陆军长枯瘦的手。

“父亲!我回来了!”

陆军长点点头算是应了他。

如此看来陆军长神智倒是清醒的,冲着陆锦轩断断续续说了几句话,却在说到军政要务的关键时刻,突然一口气缓不上来,就此咽了气。

站在陆军长身旁的部下,瞧准时机冲陆锦轩说:“陆军长一早就将军政大权交给了大少爷,四少爷可有质疑?”

陆锦轩早已泣不成声,哪还有心思想这些事。

那些部下只当他默认,便将陆府上下所有人员集中在大厅宣布陆军长的遗嘱。

陆军长给陆锦轩安排了个中尉,在军中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可却是个可有可无的角色。

那些部下的理由是,陆锦轩虽然是法国圣西尔军校毕业的优等生,但没有实战经验,行军打战,叫得是实在,不是纸上谈兵,陆锦轩需要历练。

陆锦轩没想到父亲会给自己安排了这样一个职务,不觉苦笑。

陆锦弘倒是一眼瞧破他的心思,拍拍他肩头说:“轩四,好好干!大哥不会亏待你的!他日若立了战功,大哥再提升你就是!”

陆锦轩知道事已成定局,说什么都无济于事,不由朝陆锦弘道了声谢。

正时,老三陆锦沣跑了来,俊逸的脸上起着潮红,衬衫领着敞开着,颈上不时映着个唇印,一身酒气,模样十分浪荡,让众人瞧着吃惊。

“我呢?父亲莫非将我忘了?”陆锦沣叫嚣道。

众人这才想起他,见他面上虽起着潮红,但额上却沁着汗珠,这才发觉他肩上隐隐有血水流着,不时吃了一惊。

陆夫人更是吓了一跳,“这个不成器的!怎么伤成这样?”

陆锦弘也朝陆锦沣步来,“三弟!你不会真栽在那个日本女人手中了吧!”

一听日本女人,陆锦沣心虚地垂下头,似乎不打自招了。

然而仅垂下一会,又抬起头:“不是惠子干得!”

说时直盯着陆锦弘,眸里隐隐含着股怒气。

陆锦弘被他瞧得极不自然,慌忙唤人替他包扎伤口。

陆军长的部下见这位三少爷不在闹腾,又开口说:“军长也给三少您安排了个职务,就是给大少爷当秘书!”

“什么?父亲也太偏心了!我当当一个大男人,不让我拿枪,反倒让我拿笔!不如杀了我算了!”

“这还不是因为三弟学识好么!”陆锦依笑道。

她想,像陆锦沣这种游手好闲的,给他弄个一官半职也算瞧得起他,可惜了她那四弟,文武双全,偏偏弄了个不起眼的中尉,父亲这样的安排似乎有些偏向老大,对老四不公平。

陆锦依不时瞧瞧陆锦轩,见他倒是十分沉得住气,不由松了口气。

料理完陆军长的后事,陆锦弘正是上任,被任命陆家军新军长。

陆锦轩倒是会忍气吞声,每日在营里与其他士兵一起历练爬坑打靶,几日下来人也黑了不少。

老三陆锦沣这日突然来营里找陆锦轩说:“轩四,你要救救你三哥!大哥他随时都可能杀了我!”

陆锦轩不鸟他,自顾自地将桌上的手枪拆了又装,装了又枪。

随后举着枪口对着陆锦沣,做了个射击动作,把个陆锦沣吓得半死。

“别!吓死三哥了!轩四你不要不信,父亲去世那日,我是遭人暗算的!他们像早就算计好似的,将这事推到惠子小姐身上!”

陆锦轩一听到那个日本女人,鼻子一哼:“谁让你去招惹日本人的,你这不是活该么!”

“不是啊,轩四!惠子她与别人不同!与这事根本无关!我已查出,那事是大哥暗中策划的!”

陆锦轩一怔,将枪缓缓放下:“此话怎讲!”

于是陆锦沣告诉陆锦轩,他手下的人已抓到证人。

陆锦轩垂眸凝思。

隐隐觉得陆锦沣说得倒有些真,建议两人一同去审问那证人。

从证人口中得知,陆锦弘不但策划了陆锦沣失踪受伤事件,还一路派人从法国追杀陆锦轩,更有陆军长重病不起,都是他刻意谋划的。

陆锦轩气得心肺绞结,不免气结。

所谓的手足,竟是如此的不堪掩人,他咽不下这口气,下定决心要另谋出路,替父亲和自己讨回公道。

韩欢妍从尚平到家,又行驶了两天。

到家已是晚上,四处灯火辉煌,灯光柔柔暖暖,给离家多年的她不时心头一暖,车刚停,人已推开车门。

还是那扇朱色大门。

想起五年前临走时,她竟是那样的依依不舍,倚在这门前泪流满面,如今回来了,不觉心间堵瑟,原来离家难,回来也难。不由伸手抚起门上的棱角,想一点点将它五年来留下的层层尘土拂净。

“姐姐!”一声铃叮般的少女声,收回了韩欢妍的思绪。

心中一喜朝来人望去,却见一位年华少女朝她款款而来。

清澈明亮的眼眸,比那夜幕上的星子还要晶亮。两眉弯弯如烟,恰似水墨画里绵延而去的远山。白晳无瑕的脸上泛着微微粉红,当真可爱纯净。两条乌黑的麻花辫,轻垂在肩头,不时添了几分书卷气。

“阿黛!”韩欢妍朝她奔过去,将韩黛拥进怀里。

“姐姐!阿黛好想你!”韩黛伏在韩欢妍肩头啜泣。

她自小失了母亲,便将长姐视作了母亲,五年的分别,让韩黛日夜思念。

“傻瓜阿姐这不是回来了!”韩欢妍觉得韩黛的性子越来越娇弱,怎么瞧着像林黛玉似的。

慌忙掏出锦帕替她拭去眼泪,继而牵起韩黛的手朝屋中走去。

韩旭东正在书房与部下商量要事,这会倒没在大厅,反倒是韩光植亲自在张罗晚饭。

姐妹二人见韩光植穿着一身军装忙呼着这种事,不免觉得有些英雄无了用武之地,扑哧一笑:“大哥!怎么不把大嫂唤来,这种事哪用得着你来!”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

性感美女图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