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电动汽车

仁义王子

来源:新鲜车   浏览量:0   发布日期:2019-10-21

从前,金土国国王在森林迷了路,左拐右绕,就是走不出去。他走到岔路口,觉得其中一条最可能通向森林外面,就沿路摸索着前进。

这时,有个陌生人从对面走来,问国王:“朋友,你来这儿干什么?天都快黑了,野兽马上要出来觅食了。”

“我迷路了,”国王回答,“正在找回去的路呢。”

“这样吧,第一个从你家里出来迎接你的,不论是谁,都把他送给我,如果你答应这条件,我就给你指路。”陌生人说。

国王没有立刻回答,过了一会儿说:“我何必要把自己最心爱的猎犬送人?只要你能出去,我肯定也能找到回家的路。”

陌生人走了。国王继续转来转去,又走了整整三天,依然无法走出去。就在他几乎绝望时,忽然,那个陌生人又出现在面前。

“第一个从你家里出来接你的,不论是谁,都把他送给我,你答应吗?”

可国王不服软,硬是不答应。

他又在森林里绕了好多天,一会儿试试这条路,一会儿走走那条路,最终还是失去了信心,疲惫不堪地坐到树下,感觉死到iIi头了。

就在这时,陌生人第三次站到了国王面前,对他说:“你怎么这样傻?对你来说,一条狗算得了什么?为了它,你竟舍得自己的性命?还是答应我的条件吧,我可以马上领你出去。

“也真是,我的性命比一千条猎犬都宝贵。”国王说,“整个国家的安乐幸福全靠我。好了,满足你的条件,快把我领回王宫吧。”

话音刚落,他不知不觉就到了森林边缘,隐约能望见远处的王宫。

他抓紧时间,拼命向回赶。刚走到宫殿大门,正碰上奶妈抱着小王子出来。小王子舞着双手,迎接父王归来。

国王吓得倒退几步,喝令奶妈赶紧把王子抱走。

这时,他养的大猎犬迎上来,本想同主人亲热一番,不料被国王狠狠推操到一旁。

等到缓过神来后,国王静下心来寻找良策。最后,他找来一个农夫的女孩,用她同自己的漂亮男孩交换。于是,小王子像穷人的孩子一样,过着艰苦的生活;而农民的女儿却盖着丝绸被子,睡在金色的摇篮里。

一年以后,那个陌生人来到王宫,准备按约定带走自己该得的礼物。他抱走了小女孩,认定她就是国王的亲生女儿。

眼见自己大功告成,国王欣喜若狂,传令准备丰盛酒宴,同时赏赐给王子的养父母许多贵重礼品,让王子过上吃穿不愁的日子。不过,他仍然不敢接回自己的孩子,担心被人识破。农夫一家得到一大笔钱粮,自然满心欢喜。

渐渐地,王子长大了。按说王子在养父母家本该非常幸福,可是,一个阴影总是挥之不去,令他时时感到不快—无辜的可怜女孩在替自己受过。原来私下里,养父母早把这个秘密告诉了他,说他才是国王的孩子。

王子暗下决心,等自己长大成人后,要走遍整个世界,不把女孩救出来,誓不罢休。为了自己成为国王,而让人家女孩子付出生命,这种代价实在太惨重了。

这一天,王子装扮成农夫,背上一袋子豌豆,径直来到森林。十八年前,国王正是在这儿迷了路。

走了一段路后,他大喊起来:“唉!真倒霉!我这是在哪儿?

没人为我指路,帮我走出林子吗?”

这时,走来一个陌生的老头儿,脸上长长的灰胡须,腰间挂着皮囊。他高兴地冲王子点点头说:“这地方我很熟,可以领你出去,但你必须答应,给我一大笔报酬。”

“像我这样的乞丐能给你什么?”王子说,“除去这条命,我一无所有,连身上的衣服也是雇主的。我给主人干活儿,他供我吃穿,养活我。”

老头儿盯着他背的一口袋豆子说:“你总得有点什么吧!这不,你肩上扛着口袋,分量还不轻呢。”

“里面全是豌豆。”王子回答,“昨天晚上,我年迈的婶婶去世了,可她家里没钱给守灵人买豌豆。按这一带的习俗,死者家里都要给守灵的买豌豆。你看,这袋豆子是我向主人借的,本想抄近路从林间穿过,不想却迷了路。”

“这么说,你是个孤儿?”老头儿问。“给我干活儿不行吗?

我这儿正缺个脑子机灵的伙计,看你挺不错的。”

“也对,有什么不行的,但得先把条件讲好。”王子说。“我生来就是农夫,说来说去,靠他人给的面包糊口,滋味反正不好受,给谁干还不都一样?说吧,给多少工钱?”

“保证每天饭菜新鲜,每星期两顿肉,还有奶油和蔬菜吃,供你冬夏两季的衣服,另外送你一块地,自己耕种。”

“这条件我当然乐意。”王子说。“总会有人给婶婶下葬的,我这就跟你走!”

老头儿见王子答应了,高兴得像个陀螺似的,原地打起转来,还放声唱起歌,林间四处回荡着歌声。

他领着王子,一路说个不停。他只顾说话,没留意新雇的用人一路不停地撒着豌豆。到了晚上,他们睡在一棵无花果树下,阳出来时又继续赶路。

正午时分,他们来到一块大石头前,老头儿停下脚步,仔细端详一番,随后清脆地打了一声惚哨,又抬起左脚,在地上跺了三下。

忽然间,石头下闪出一道暗门,再往里好像是岩洞口。老头儿一把抓住王子的胳膊,厉声喊道:“随我下去!”

岩洞漆黑一片。王子感觉洞连着洞,而且越走越深。钻了好半天,他才隐约看到一丝亮光,可既不是阳光,也不是月光。他出神地盯着看,后来看清了,原来只是一片乌蒙蒙的云朵,在怪异的地下世界,那是惟一的光源。

王子放眼望去,无论土地河流、花草树木,还是飞禽走兽,每样东西都同以前见过的大不一样。但最令他胆寒的是,四周死一般沉寂,连一丝声响都听不到。枝头的鸟儿随处可见,它们明明昂着头,鼓着喉咙,可就是听不见鸣声;野狗张着嘴,像在吠叫,耕牛似乎也发出吼叫,可王子什么也听不到。

河水悄无声息地冲刷着碎石,大风吹弯了树冠,苍蝇和金龟子四处乱撞,可这一切都无法打破沉寂。灰胡子老头儿一言不发,王子跟在他身后,想问个明白,但干张着嘴,就是发不出声宝乙曰。

性感美女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