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理赔

假停车场敛财门道:路边划几个车位1月能挣七八千

来源:新鲜车   浏览量:0   发布日期:2019-09-14

停车场敛财门道

假停车场的敛财门道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马金顺 沈佳苗

杭州市民林辉(化名)常常往返于北京和杭州之间。他通常会驾车到杭州萧山国际机场,然后把车停在机场专设的停车场内后再登机。

“一般在这儿停一天的话,大约收取100多元的停车费。”林辉对法治周末记者说,“但是,如果停放在附近某些‘停车场’的话,有时候30元就够了。”

林辉说的附近的某些“停车场”,指的是设在人口活动密集区的那种假停车场。

“他们肯定是没有相应的停车场资质的,这些收费员会以帮助你看管车辆为条件,向你收取一定的费用,但是不提供相干的发票。”一名在杭州城管部门工作的人士向法治周末记者说。

据林辉介绍,由于工作的关系,他经常来回于全国各地,在停车费上的开销的确不小。

“所以有的时候,我附近的朋友包括我为了省钱,就会把车停放在飞机场和火车站附近的‘停车场’,只要能保证不被贴条,我们也就认了。而且有的时候去往一些比较大的城市,正规停车场的车位的确非常紧张。”林辉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其实,林辉遇到的情况并不是个例,停车难已成为国内大部分城市的城市病。据相干媒体报道,截至目前,北京、上海、广州、天津4个城市汽车总量已超1200万辆。

“现在很多年轻人都愿意购买汽车作为代步的工具,因此黑龙江省的汽车数量增长迅速,城市老城区的停车也变得愈来愈困难。”黑龙江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曲文勇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在黑龙江省某些城市的社区和商圈周边,在利益的驱动下,出现了个别人自行划出停车位后开始收费的现象。”

那么这些所谓的停车场究竟是以甚么形式出现?出现的缘由是什么?针对这类假冒的停车场,又该如何对其进行监管?

无资质停车场遍布各地

“十一假期间,杭州的龙井村、3台山等风景名胜区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而龙井村的村民在发现现有停车位不足的情况下,会在收取一定的停车费后让外地开来的汽车停放在自己家门前的空地上。”杭州市民林军(化名)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林军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有些村民会自行在家门口整修出一块空地,而空地上大多也只划出了一些简易的停车位。车主在支付停车费用的时候,也可以和村民讨价还价,并没有统一的标准。

“这些所谓的停车场都是没有资质的,是村民们为了挣钱想出来的办法。”杭州市的一名城管工作人员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同样的事也发生在了广西南宁的中华路附近,有网友“ls4654990”在南宁某网站上爆料,其在附近办事的时候,看到中华一支里路有白线划的车位,便将汽车停在停车位上,但是回来后发现自己的汽车被开了罚单。

后来经南宁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一大队查实,该车主所停的车位是山寨版的泊车位。

而就在前不久,在河南汝州市望嵩北路的垃圾中转站斜对面的道牙上甚至产生了强迫收取停车费的事情。河南市民程1(化名)对法治周末记者说,他到附近办事,将汽车停放好后,就有一位老太太迎了上来,要求他支付5元钱的停车费。双方僵持不下,最终他不得已交了5元钱。

“这个停车场是交警设立的免费停车场,但当地部分大众私自收费,我们曾多次制止。”汝州市公安交警大队的工作人员说。

资料显示,北京市之前也存在很多假停车场现象,不过最近几年经过政府的清算整治,情况已经改善很多。据海淀区市政市容委官网显示,日前,海淀区交通委针对交管局认定车位的路段进行了分组检查,发现有的道路被非法设置了停车路牌进行收费。为取消黑收费行为,11月20日,区交通委调和区城管执法局、养路队,对涉及路段非法设置的停车黑收费路牌进行了集中撤除,总计清算并撤除违法设置标识牌12块。

正规停车公司也违规

曲文勇对法治周末记者说,由于存在合规停车位和实际需求停车位数量之间存在的差额,有些实际已有资质的停车管理公司,在申报合规停车位数量之后,还会出现终究划出的停车位和实际申报停车位数量存在差异的情况。

“有些公司在实际划停车位的时候会打擦边球,认为反正政府也批了,批后也不来管,发现旁边还有空地,那就多划几个停车位。”重庆交通大学教授唐秋生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沈阳居民今年就曾投诉说:“大东区望花南街39甲圣淘沙小区门前停车场,隶属沈阳荣光停车管理公司,大东区停车办给定的是81个车位,但该停车场私自划了100多个车位。”

经大东公安部门工作人员到达现场勘察区后,查实该停车场为收费停车场,该公司停车场审验合格证和收费许可证都已办理终了,合法的停车泊位数的确只应当有81个。

另外,曲文勇对法治周末记者说:“在这类停车位供需不平衡的社会大背景下,社会上一些无资质的个人和企业就看到了收取停车费的商机,想要搭政府对临时停车位收取停车费的顺风车,在没有经过审批之下就划停车位收费。”

“还有就是某个地段有停车需求、并且停车之后并没有对公众的通行构成较大的障碍,自然而然就出现了假冒停车场收费的现象。”唐秋生对法治周末记者补充道。 “当然,其实现在也有一些无资质的个人想要开设正规的停车管理有限公司,但是政府迫于目前社会大众对停车收费的反弹声音,不会轻易让个人取得正规停车场的资质。”曲文勇对法治周末记者解释,“因此现在就出现了一个灰色地带,那就是政府不轻易让个人获得开设正规停车场的资质,同时在对假冒停车场管理的时候又没有严格执法。”

唐秋生说:“相干管理部门对本市的交通资源没有很好的掌握。如果这个情况掌握得非常清楚的话,把可以把临时停车位的区域规划好,这样可能就不会产生这种情况了。”

一本万利的诱惑

法治周末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设立一个看似正规的山寨停车场本钱其实不高。其实社会大众甚至可以在淘宝网上购买路边建立的蓝色P字收费停车牌,标牌上的字样可以根据需求随意印刷,包括收费价格、经营单位乃至举报电话等信息,标牌价格大约为几十元至几百元不等,这些标牌看起来跟正规公司树立的标牌并无2样。而且还可以在网上买到划停车位的配套设施,这些产品的价格也只要几十元。

为正规停车管理有限公司划停车位的工作人员周斌(化名)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正规的设计公司在划停车位时,每一个停车位要收取70元至80元/个的费用。”

这样看来,如果在繁华地带,一个人动手划出一个停车位,然后再花上一笔小钱购置一些停车场的相关设备。在不用支付工资给其他人的条件下,按照北京一类地区停车收费标准10元/小时,从下午开始到凌晨收取10个小时的话,一天下来一个车位能收入近百元,而一年下来,仅一个停车位获得的停车费用不会少于36000元。

“自己在路边划几个停车位,一个月下来最多能挣7八千。”一位北京的停车管理员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那么在这些假冒停车场横行国内各大城市时,申请一个正规的停车场需要走哪些程序?

前述杭州城管工作人员向法治周末记者解释:“个人申请经营停车场的话,首先需要先去地方工商局注册公司,获得营业执照和组织机构代码证。然后就去所在地区的交通大队道路管理科填写表格,然后再将填写好的表格、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等再交给道路管理科,接着再通过所在地区的物价局对停车的收费标准进行评估,给予一个指导价格。以后交警部门将会对设立好的停车场进行验收,验收合格后发放相关的证件。”

而资料显示,《北京市城六区占道停车特许经营办法》规定,2014年起,在东城区、西城区、朝阳区等6区启动占道停车特许经营试点,停车管理公司将通过招投标情势获取停车管理收费权。

相较之下,在淘宝网花几百元购买停车场配套设施即可坐地收费,就显得“一本万利”了。

应推动综合执法

那么究竟该由谁对这些假冒停车场进行监督和处罚呢?

“市民只要发现有疑似假冒的停车场,就可以在城管处留下具体的假冒停车场的地址,然后城管处就会联系城管队员到达现场查看。如果确实存在违法,将会对其进行取缔。”北京城管工作人员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一名开设正规停车场的业内人士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街道办事处、城管、公安局都有管理的权限。

“监督假冒停车场现象的确存在多头管理的现象。按理说交通管理部门在管理假冒停车场的过程中是最重要的,但是实际上交通管理局管理道路行驶,涉及到占地就归属于市政市容管理委员会,涉及到定价就归物价局管理。其实综合来看,每个部门都应该针对假冒停车场问题进行管理,但是这样就可能会出现都不管或管太严的现象。”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冯玉军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冯玉军对法治周末记者进一步解释:“因此现在就要推进综合执法,打破各单位之间的壁垒,做到执法信息的互联互通,或者可以采取每个有关的单位派出一定数量的工作人员来组成一个小组做事。”

另外,鑫诺律师事务所主任孔伟平律师认为,如果执法机关能够在未来加强严格执法,那末也将有利于解决目前假冒停车场频现的问题。

接着,曲文勇对法治周末表示,其实打击假冒停车场的过程中,应该加强社会监督。“在政府和社会的中间层,设立一个行业组织。尽管目前的确还没有这样一个行业组织,但是这会是一个逐渐发展的进程,也是未来有效解决假冒停车场乱收费现象的一种有效途径。”

“现在很多已退休在家的公检法人员,其实都有意愿出来做这件事。可以在未来让这个行业组织内的工作人员在正规停车位内进行颜色的标注,然后通过互联网的方式将这些信息提供给社会大众查询,这样就可以有利于社会大众甄别真假停车位。”

孔伟平对法治周末记者说:“对社会举报者给予一定的嘉奖措施,那么也将有利于解决目前假冒停车场的现状。”

占道停车收费权设定遭质疑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马金顺 沈佳苗

在山寨停车场泛滥的同时,很多律师对正规的公共停车场的收费情况也提出了质疑。

“城市道路属于公共资源,为何在城市道路两边停车还需要付费?现在需要政府给出一个明确的收费根据。”湖南律师石伏龙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据石伏龙介绍,11月初,来自山东、河南、湖南等地的31名私家车主委托包括其在内的多位律师,向全国31个省会城市(含直辖市)寄出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询问这些城市公共停车位的收费根据、收费标准、每年收取的停车费数额等信息。目前,已收到22个城市的回复。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私家车也越来越多。私家车给人们带来诸多方便,但同时也带来了麻烦。“除了是自家的停车场,只要出来,基本上都要交停车费,少则十几元,多则几十元、上百元。”北京车主潘先生说。

“按照规定,政府立一个收费项目,必须在法律里面规定有这个项目才能够再考虑收多少费用的问题。但是,目前国内法律中并没有对‘城市道路临时停车位’作为财政收入项目进行收费作出明确规定。”北京车主曹先生说。

那么,道路停车位是否应当收费,收费的依据是什么?

记者在采访中还发现,即便是正规停车场也存在乱收费的现象。

乱收费现象严重

提起北京东直门内的簋街,大家首先想到的可能是麻辣小龙虾、火锅、烧烤、卤煮火烧、爆肚、馋嘴蛙等美食。但法治周末记者发现,在红火的饮食文化背后,掩藏着严重的停车乱收费现象。

11月27日晚7点半左右,法治周末记者在簋街附近一家7-11连锁超市门前看到,有几位穿着制服的停车管理员正在指挥停车。

“这里停车怎么收费?如果停到天亮的话又是如何收费?”记者问道。

“晚上停车不记时,30块钱可以停到明天早上。”该管理员答道。

法治周末记者以同样的问题询问不远处的另外一位管理员,其表示,10块钱一小时,如果时间久的话,到时再说。

记者在这家7-11连锁超市附近的停车标志牌上看到,白天(7:00-21:00)首小时内,小型车:2.5元/15分钟,首小时后,3.75元/15分钟,并没有夜间的收费标准。

同样的事情也产生在北医三院门口的花园北路。此路两侧(包括商铺门前的空地)大概有200多个车位,每隔100米左右就有两个停车管理员。其中一位停车管理员对法治周末记者说:“如果不知道的话,有的管理员可能会按照白天的收费标准来收取夜间停车费。”

而记者在路边立着的停车场标志上看到,白天(7:00-21:00)首小时内,小型车:1.5元/15分钟,首小时后,2.25元/15分钟;夜间(21:00-7:00)小型车1元/2小时。

其实,不仅北京,西安、郑州等二线城市更是存在类似情况。西安的一位夏先生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他在西安和平路某大厦下面路侧停车(不到1小时),一次收了5元,又一次收了6元,而依照规定,应该是4元/小时。

不能随便设定收费权

即便是停车管理员严格按照停车场标牌上标注的标准收费,这样的标准从何而来?

11月28日,法治周末记者分别致电行业主管部门朝阳区市政市容委和海淀区市政市容委,其均表示其收费是北京市发改委统一定的价格,是有明确规定的。

法治周末记者又拨打了北京市发改委价格举报电话,其工作人员表示,北京市停车场收费标准是依据京发改(2010)2222号文件,即《调剂本市非居住区停车场白天收费标准》来收取的。

据此次31名私家车主申请收费标准公然一事中负责文件接收工作的曹先生介绍,目前22个城市的回复显示,多地收费依据都是地方政府规章,有些城市没回答任何问题。如西安的收费标准根据是《西安市城市道路和停车场机动车停车收费标准》、郑州市收费的根据是《郑州市人民政府关于市内城区公共停车场机动车寄存服务实行差别化收费的通知》。

参与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的多位律师和车主认为,城市道路作为公共资源,对于临时性停车,在已收取过包含养护费的燃油税,如果再设行政收费,显然是重复收费。

那末,在国内法律并没有对“城市道路临时停车位”作为财政收入项目进行收费作出明确规定的情况下,政府在道路两侧划停车位进行收费究竟是否合法?

据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杨建顺介绍,道路交通安全法第33条第2款规定,在城市道路范围内,在不影响行人、车辆通行的情况下,政府有关部门可以施划停车泊位。

“但是,划线不一定意味着收费。城市道路属于公共资源,但当相关资源仅有一部分人来使用的时候,行政法上有一个重要原则‘受益者负担原则’,即受益者在其受益的范围内,承当一部分费用的原则。根据这一原则,停车占用公共资源应当付费。”杨建顺进一步表示。

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教授熊文钊告知法治周末记者:“城市道路是公共资源,政府要是使用公共资源,必须经过听证等公众参与的程序,征得公众的同意。”

但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兼法治政府研究院院长马怀德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根据行政许可法的规定,行政机关审批、许可收费是要有法律法规作为依据的,地方政府是不能以部门规章或者红头文件的形式来收费的。由于收费相当于从老百姓手中征收财产,所以其设定权一定要严格控制,不是说任何行政机关都可以随便设定收费权的。

收取的停车费去哪儿了

“设立道路停车泊位本引起市民如此强烈的质疑和反对,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缘由是收取的停车费去了哪里,做了甚么,公众无从得知。”黑龙江省商法学研究会秘书长孙威说。

据报道,很少有城市对企业上缴的停车费用单独公示。北京市2011年曾公布,向企业收取的占道费2009年为3372万元,2010年为2110万元。但是,从2011年4月开始,随后3年,相干的收支情况再也没有对外公布。

北医三院门前路侧的停车管理员也介绍道,他们每天收取的费用都要交给一个小领导,具体小领导往上交多少就不知道了。

对此,法治周末记者致电该路段停车场的经营单位——北京公联安达停车管理有限公司海安达分部,其负责人郭先生只是谨慎地说了1句:“我们是要交占道费的,如果你想了解具体情况,还是与我们公司联系吧。”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知法治周末记者:“按照规定,交给政府的那部分停车费一般都入财政,管理机构留的这部份一般用于车位管理、给员工发工资等。”

但据报道,北京和上海最少有一半停车费没有进入政府口袋,广州也很少,而且天津地方财政的相干收入乃至为零。

孙威认为,政府和停车收费的管理企业应当把账目清清楚楚地晒出来:本市究竟有多少公共停车位?分别由哪些企业经营?政府有没有相关监管?这些钱收上来以后,是如何管理和使用的?

保安服

塑料摆锤冲击试验机公司

混凝土砌块压力试验机

定做商务衬衫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