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理赔

雨夜归来

来源:新鲜车   浏览量:0   发布日期:2019-10-21

沉静如水的夜色,淡蓝色的迷雾在一步步的前进中消退,远处似有光点闪烁,无数苍白面孔从左右擦身而过,有人在吟唱着幽咽的歌谣。我是谁?我在哪,我想要……回家。

雨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来了,北方的雨季不仅潮湿还阴冷。昏暗的天色,像梦一样。有人踩着水啪!啪!啪!在雨中飞奔。

“站住!”

“求您了,我只想回去看看”

他的眼里氤氲着水汽,仿佛雨水打入了心底。

他是一名劫匪,专门等在深夜里,等着那些出门忘烧香的倒霉蛋撞上他的刀尖。“呸。”他吐出口中连烟屁股都快烧尽的烟头,“真他妈倒霉,等六个小时了还没人。”捏刀的手有点抖。他蹭蹭鞋底的泥巴,搓搓手打算走。这天气忒怪了,“咚。”有什么落在了额头上。正中眉心,缓缓流淌下来,有些咸腥味儿,他想抹掉,又改变了想法。一边骂着倒霉一边转过头打开手机闪光灯在一辆破车的倒车镜中看自己的额头。惨白的灯光照射下,更显得他颧骨尖削高耸,眉心一丝血红,宛若第三只眼睛。“啊!”他吓的后退一步,反应过来抽了自己一耳光,不就是滴血吗?老子什么没见过,拧了拧倒车镜,凑上去细看,却感觉肩头一重,他猛地一回头,什么都没有,而镜中,他的肩头上却趴着一个淡青脸色七窍流血的“人”。

“你说你要回家?”他起初吓的一泡尿差点憋不住,身体猛地一冲,把破车的倒车镜都扳了下来,但那个“人”却没有进一步动作,呆呆的看着他手里的匕首。

“哥,回来啦!”刚打开窝棚脆弱的门,一个七八岁的小丫头奔了出来,眼睛笑的成两弯月牙,亲热的扑过来抱住他的手臂。“哥,你怎么背着个大麻袋,难道是吃的?”小丫头说着就去摸,他侧过身躲开。“妮儿,不是吃的,是一个朋友,嗯,一个朋友寄放的东西。”“朋友?我们也能拥有朋友吗?城里人都看不起咱,怎么会……”他打个哈哈搪塞过去。窝棚一眼就能看到底,正对着是一张大木板床,被褥陈旧不堪,磨破的地方露出土黄色的棉絮。床上有两个小男孩在翻滚打闹,“哥今天又没挣着钱!”“噢!又没挣着钱”“嘿!这两小兔崽子。”他们倒笑嘻嘻的冲他做鬼脸。左侧堆着些破烂瓶子,右侧是简单的锅碗瓢盆。小丫头还眼巴巴的看着他,期待他能拿出一点钱或食物来,“没,今天没开张。”他又背着麻袋出去了。

一直背到河边天桥下,袋子看起来一点都不重,他不过是一个十九的孩子,能背多重的东西,袋子打开,里面赫然是一张布满血迹的脸,“您行行好。上路去吧,别跟着我了”

自从在小巷碰上他,这个鬼就缠上了他,血淋淋的,渗人的慌。他没办法又害怕,只好把他拿麻袋一套带回自己家,说是家,不过是天桥附近的一个窝棚,他是孤儿,天生地养的流浪了许久。小丫头是从人贩子手里偷跑出来的,也是天意吧,刚好遇到他,他也不想他太孤单,两个小兔崽子是江边捡回来的,咳,捡回来两个祸害,吃得多,鬼点子也多,成天气他。他什么活也做过,什么苦也能吃,可是他没有身份证,为了养活他们,他不光明磊落,他们也偷也抢,他们只能靠自己这样活下去,有整整三天,他没有吃过一口饭,他靠在城市华丽的餐馆玻璃窗外,看着那些没动过几筷子的饭倒进了泔水桶。还没走到门口,就被保安一脚踩在肋骨上,“滚!”

不知哪来的力量,他冲进去端起一碗汤就往门外跑,尽管他用手紧紧捂着碗口,汤还是撒了一半。当他跑回窝棚时,看着丫头他们闪亮的眼睛,他说,哥不饿,哥已经吃了。他背过身舔了舔洒了肉汤的手指,城里人真幸福啊,这么好吃的东西。

可是他没有身份证,他们是这座城市不应该出现的污点,没有地方对他们敞开大门,为了养活他们,他走上坑蒙拐骗的道路,他扮成大学生跪在地上讨钱时,他每一个头磕下去,都是感恩,可每一个头磕下去,他就更心寒一分。

呸!他狠狠唾弃了一下自己,矫情什么呢?老子一个大老爷们,怎么就养不起几个小东西。城里人有什么了不起,我们不也在这座城市里活的好好的。

一张血淋淋的脸唤回了他的思绪,对了,他想到了一个好方法。

午夜,两个刚从夜店嗨完准备回家的女子勾肩搭背,摇摇晃晃的踩着高跟鞋一边扭着细腰一边还回味着劲爆的乐曲。“你说这人啊,是不是贱,勾勾手指,他们就围过来”“就是,别理他们,就吊着他,他反而死心塌地的,哈哈哈哈”

高个女子突然甩开矮个女子,“干什么啊,什么东西就往我身上抹,我刚买的名牌衣服!”她掏出纸巾擦衣服,矮个女子突然睁大眼睛,害怕的捂住嘴又颤抖的指着她身后,“你,你,后面。”后面什么啊,她不屑的转身,对上了一双流淌着鲜血,泛着光的眼睛,“要钱还是要命?”“啊——”女子特有的高分贝尖叫,两人甩掉手提包狂奔而去,“啊呀呀,真是不禁吓。”街角钻出一个少年,他掏掏耳朵,走过来蹲在地上拉开女子的包查看战利品,“嘿,好多钱呢!”鬼面无表情的捋了一把脸上的血水。他把钱掏出来,“还有好多证件呢。”看着那个叫身份证的小塑料片,他说:“知道吗a,这个东西可重要了,没它连病都不能看。”他把证件塞进包里,又把包放在了附近一个干净的垃圾桶盖上。

看着手里的钱,他喜滋滋的想,可以给兔崽子吃点好吃的了,他两饿的都不长个,要不给丫头买条裙子吧,别的女孩子都穿的和花一样漂亮,我家丫头要是有裙子,一定比她们都漂亮。

鬼脸上的血水擦干净了,他盯着少年,发出冰冷而机械的声音:醒醒吧。他伸出食指,突然按在少年眉心。少年感觉四周如同被按了后退键一样,“啊,好多钱!”“哥又没挣着钱!”“求您了,我只想回去看看。”“咚。”

雨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有人来拴住他的双手,走吧!将他拉入了那光点中。

现在插播一条新闻,昨夜凌晨三点,一名大约二十岁的男子因高空坠落物体遇害,男子衣着朴素,身份不详,并携带有刀具,具体案情警方正在调查中。

丫头看着打的窝棚噼里啪啦响的大雨,看着床上已经睡沉了的两个小男孩,心里想着:奇怪,哥怎么还不回来。

作者寄语:我是迷惘君,这个故事不过是这个可怜的少年在死前的梦罢了,相信每一个读者都有自己的感悟。街头总能看见那些跪在地上的人,骗子很多,但如果不是到了绝境,谁会选择跪下。

性感美女图片

性感美女图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