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理赔

灵渊的鱼之魂归海棠

来源:新鲜车   浏览量:0   发布日期:2019-10-21

鱼棠老爹吓的四处躲闪,而鱼棠拿着凳子跟在他的背后跑。

正当他快要前脚快要跨出门的时候,鱼棠一个凳子要给他扔了过去,在场的人都惊了,纷纷紧闭着眼睛不敢看着这血腥场面。

“鱼棠,醒醒!”

“鱼棠,快醒醒!”

她一下子听到了白卿的声音,动作一顿,凳子从手划落,回神的时候,看着周遭,一个个都用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盯着她。旁边没有白卿,她突然一急,眼睛一黑,没有了意识。

其实白卿就在她的身旁,想要抱住她的时候,突然之间发现鱼棠竟从自己的怀里穿过,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他错愕的看着眼前一切,看着透明的双手,长长喟叹。

鱼棠醒来的时候被绑在了金陵城西菜市场口的石柱之上,她慌恐的看着眼前一群群道士围着她,边扔着黄符,边说着咒文。

她的脚下全一圈的干木头,周围百姓的指指点点,鱼棠自知不妙想要挣脱束缚。

却被众人窥见,有一个带着头说道:“这女妖恐怕是要逃了,还是赶紧拿着火烧死她吧?”

“我,我就成了女妖,你们给我说清楚?”

她的壮着胆子大声说道。

“你还不是妖物都杀了人了,而且被你杀了的人还是一个道士!”

“大伙儿快看看她的眼睛,怎么一个红的一个黑的!这姑娘长相这么好看说不定是还是一个狐狸精!”

人声鼎沸将鱼棠湮没在了最黑暗的深处,她无措的眼神让再一旁同样手足无措的白卿心疼。

他是莲花花妖,曾被一个道人伤了本体,在鱼棠的小阁楼里住了那么久,身上的伤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更差,其实那天夜里白卿并没有负气而去,一直在靠窗的位置看着一脸憔悴的鱼棠。

她以为是自己看不到了!其实却是白卿自己正在慢慢变的透明。

这次,白卿没有选择了!看着凡人们泼油,将火把扔了过来,熊熊烈火就在鱼棠的脚下燃起。

她被黑烟呛得不行,心里,脑袋里,想得竟然都是白卿。

记忆里又回到了最初,他在荒废的内院拦住了她,嘴角上扬一脸自信的说道:“我知道你喜欢我!”

“对啊!你知道我喜欢你,真想还能看到你!白卿哥哥!”鱼棠嘴边轻语眼中有泪,这句话有人却听到了心里。

她看着远方,却从不知道其实白卿就在她的身旁。

此时的白卿正死死的抱住她,用着最后一点零星法力挡住了来势汹汹的黑烟和大火。

他忍着疼痛,就这么看着鱼棠傻笑着。从他的背后有点点白色的光芒渐渐随风飘到天际之上。突然之间,天际刮来了一阵大风,随后就是大雨如期而至。

而白卿彻底的成了零星的残魄,他躲到了云层里。不在看下方的鱼棠。

不久,鱼棠看见了两排整整齐齐的佩刀捕快,在他们中间且前面有一个穿着白衣拿着扇子匆匆而来的沈书。

他赶紧为她松绑揽她入怀,用手在鱼棠眼中晃晃:“你还好吧?”

她没有说话,只是突然之间很难过,心如刀绞。眼泪簌簌的流,但不知为什么?

眼前的一切显得那么不真实,朦胧了她的眼睛。周围的人看到这场大雨,认为不过巧合,有胆子太的人,仍旧唆使众人前去抢人。

沈书眼中突然掠过一丝狠利,将他手中的扇子一挥,瞬间那人的脑袋和身体直接分了家,大量的血洒在了地上,被雨水稀释然后散出腥味!

众人一见,突然之间停滞了前进的动作,这天他说了鱼棠本想从白卿口中听到的话:“她是我未过门的妻子,你们谁敢碰就和这人一个下场!”

语罢,沈书衡抱着鱼棠慢慢消失在街角位置!

这场大雨,突然之间停了,鱼棠抬头看着万里无云的天空,眼泪慢慢收了回去。

心里暗想:“白卿哥哥,你若再让我看不到你,那么我……”

她望了望眼前的沈书:“那么我就真嫁给他了!”她心里想着的,只有这句自己没有当真,可是却成了真!

白卿残魄的身体慢慢又飘到了内院之中,期间他已经几次咯血,白色的中衣之上染上了一朵朵海棠花。

见到那盆还放在原地的枯海棠的时候,突然像是找到归宿一样,身体化成了点点沙尘被湮没在了土里。

沈府公子大婚那天,鱼棠穿着大红色喜服任丫鬟们梳妆打半,自己只是由行尸走肉一样坐着。

她一怔,突然之想起了什么,显得特别激动,赤着脚就跑出阁楼。“白卿,你是不是没有离开我,是不是又跑到荷塘里睡觉去了!”

“白卿,你出来,我的眼睛没有褪色,我可以看到你的。我听你的话,离沈书远一点,可你得带着逃婚啊!你不是早就知道我喜欢你吗?怎么…………怎么忍心让我嫁做他人妇?”

“白卿,你……快出来……”

她都不知自己找了好久,声嘶力竭的喊着白卿的名字却再没人回应,从楼阁到荷塘终于在那个曾为她开满海棠的地方停了下来。

她抱起那盆曾因为和他赌气搁浅了的枯海棠,转头时候已经看到一群追着的她跑来的仆人。

他们催促着赶快她:“小姐,快到吉时了!”

鱼棠盯着满是萧瑟的这里,像做生离死别一样,抱着盆里的枯海棠,转身走了!

如今所有人都说自己是妖,唯有沈书不那么认为,还说要娶自己,再救下鱼棠的第三天就向鱼家提了亲,鱼老爷本就以为自己女儿是个烫手山芋,还不赶快扔了出去。

终于,他们在众人的祝福(迫于是县太爷家公子成亲,所以众人还是来了),鞭炮鸣响中,拜了堂,成了亲!

等到三更夜里,人声静谧之后,微醉的沈书慢慢皆开了她的盖头。

他一惊,将手中匕首又藏到了袖子里,眼前姑娘的眼睛与常人无异了!

他不自然的笑着问鱼棠:“今日可是娘子生辰?”

鱼棠点了点头。

沈书说:“还有公务要处理!”掩好门就走了!

鱼棠还是点了点头。

下集:原本以为会写完的,但是没有想到不过才点到沈书的庐山真面目,下集之中,会告诉读者们,白卿的久病不愈和鱼棠的红瞳有什么关系!

作者寄语:《浮生梦长》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性感美女图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