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理赔

妻魂

来源:新鲜车   浏览量:0   发布日期:2019-10-21

啊德和冬梅刚结婚不久,啊德就外出打工去了。

两人早就商量好,啊德出去打工挣钱,冬梅在家料理家务,等他们攒到一点钱,就要拆掉老房子,建盖一间新房子。

啊德出去打工后,他每天都很想念家里的冬梅,几次都有想要回家的冲动,但他想到他们的计划,就又打消了想回家的念头。

啊德和冬梅读的书都不多,但相对简单的字还算认识,两人开始书信交往,啊德一个月给冬梅写一封信寄回去,啊德也能收到冬梅的回信,内容都差不多,比如要照顾好自己,我很想你之类的情话。

每每收到冬梅的回信,啊德觉得他浑身充满了力量,干活特别有劲。

终于熬到年前的一个多月,啊德兴致勃勃的给冬梅写了一封信寄回去,内容是他要回家过年,他很想冬梅。

啊德心想,当冬梅收到他的这封信,肯定会很开心。

但是信寄出去的这一个月,啊德没收到冬梅的回信。

要是前几次,啊德早就收到冬梅的回信了。

可能是冬梅在家等他了,所以没给他回信,啊德这样想。

离过年还有两天,啊德回到了乡下,他迫不及待的往家赶,好想给冬梅一个大大的拥抱。

“啊德,你总算回来了啊。”

跟啊德说话的是一个老大妈,她一头白发,满脸的皱纹,正眯着眼睛打量着啊德。

“张大妈,是你啊。”

一年没见,张大妈显得更加老了,啊德都差点认不出她来。

“唉……可怜啊……苦命啊……”

张大妈摇摇头,悲叹的说。

“大妈,怎么了吗?”

啊德搞不清楚张大妈说什么。

“唉……”

张大妈长叹了一口,想说什么,欲言又止,颤颤巍巍的走了。

啊德也没有多想,他快步往家里走去。

刚走进家门,就看到衣着朴素的冬梅在家里忙着喂猪喂鸡的,啊德可心疼了。

“梅,我回来了。”

要不是啊德出声,冬梅还真没发现啊德站在自家门口。

“啊德。”

在看到啊德的时候,冬梅那黯然的目光突然添了一层色彩,她张开手臂就往啊德怀里扑过去。

在感觉冬梅身体有些凉的时候,啊德连忙从包里拿出一件新买的花棉袄穿在冬梅身上。

那天晚上,冬梅给啊德做了一桌啊德平时喜欢吃的家常小菜,两人边吃边聊,都很开心。

但是啊德觉得,冬梅看他的眼神有些怪怪的,让他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家里散发出一股奇怪的味道。

吃过晚上,两人早早的就睡下了,两具身躯如鱼得水,久久沉溺其中。

之后啊德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他梦到冬梅背对着他坐在一个昏暗的角落里不停抽泣,哭声悲伤哀怨,听得啊德心疼,他从没让冬梅这样哭过,也从没见过冬梅哭得这样悲伤过。

“冬梅,你怎么了?怎么跑这里来了?”

啊德轻轻的环住冬梅的腰,一股奇怪的味道从冬梅身体散发出来,正如他白天回家闻到的味道。

冬梅一边哭着一边慢慢的回过头来。

在看到冬梅那张脸的时候,啊德吓得连忙放开冬梅,瘫倒在地上。

他看到冬梅的脸是一张黑乎乎的火炭脸。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祝所有支持雪人的恐怖迷们新年快乐!

性感美女图片

美女图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