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理赔

鬼话闲聊之断香算计

来源:新鲜车   浏览量:1   发布日期:2019-10-21

段煜詟一回来就去找秦贵英。

秦贵英晕倒在地,额头已磕破,墙上有斑斑血迹却已干。

窗户大开,风雪卷着珠帘,积了厚厚一层在窗台。

段煜詟探了探她的鼻息,见还有呼吸在,便将她抱起,却见她颈部有五根清晰手印。

不由蹙眉深思,越发觉得屋子诡异。

不是说鬼伤人于无形,若真有鬼,为什么每次都有迹可寻。

扭头问身旁的下人:“管家回来了吗?”

下人摇头,“没有!”

这管家在段家已有二十多年,之前一直在段公馆帮忙,自打段煜詟买下这间屋子后,便将他调来这。也是看着他老实忠心,如今怎么说走就走?

段煜詟摸不着头绪,将秦贵英放上床。

“找个大夫过来瞧瞧!”段煜詟说。

下人唯唯诺诺地应着走了开。

段煜詟望着床上的秦贵英若有所思,其实他有事要问秦贵英。

昨晚他去了何明晖之前呆的医院,查了小凡的出生记录,发现那记录已被人篡改过。

小凡居然是个早产儿,这一点让段煜詟如挨当头一捧。

如果说何明晖有意替华梵香隐瞒,通过关系改了出生时间,倒能理解,可那出生记录原件为为什么会没有记录,,若不是他找到何明晖留下的病例手札,小凡的身世就一直是个迷。

可恶!

段煜詟料想这事定是段母或秦贵英指使人干得,他不知这两人还有多少事瞒着自己?

就拿那日他得知华梵香要逃的事来说,当时他就怀疑,事情来得蹊跷,似乎有人早替华梵香母子安排好了逃生路子。

比如那马车和车夫的来路,还有从华梵香口袋里找到的那张去香港的票船……这一切的一切,分明是有人事先设计好的,直等着他去钻。

他当时一时气愤过了头,理不清头绪,才会着了道,逼死了那对母子。

悔不当初!他牙关紧咬。

没有人可以算计到他!包括他母亲也不行!他会让他们一一付出代价的!

不一会,大夫来了,给秦贵英细细检查了一遍,说只是受了点皮外伤,没有什么大问题。

段煜詟站在秦贵英屋里抽起烟,秦贵英醒时,见屋里烟雾腾腾的,以为华梵香的鬼魂还在,胆战心惊地,不敢再瞧窗户。

段煜詟倒是瞧准她心虚,亏心事做多了,一副处处是鬼的!

“小凡是不是我儿子?”段煜詟开门见山冲她说。

秦贵英见是段煜詟松了口气。

又见他一来就这般质问自己,慌乱地摇头说:“这个……我怎会知道?”

“你最好老实地跟我说清,不然等我查出来,下场绝不是你能承受得起的!”段煜詟丝毫没对有她半点怜惜。

秦贵英满腹委屈,见自己都伤成这样了,他还恶狠狠地冲自己嚷。

嘴唇一咬,冷笑道:“是啊!那个孽种是你的!可惜他死了!段煜詟,你这辈子都没儿子了!”

秦煜詟猛然吸了口烟,秦贵英的话如利刀一般在他心里绞割着,他疼得肠子发青,拿着烟的手都在抖。

其实他早料到会这样,如今听秦贵英亲口说出,心还是这般痛。

鼻翼一吸,知道这是自己造得孽,也倒甘心承受。他不想让华梵香母子白死,下决心要替他们报仇,他将烟蒂往地上一扔,狠狠踩灭,转身朝秦贵英步来。

“老子警告你,最好把你干得那些勾当全说出来,不然老子就踏平你们秦家,杀光秦家!老子没有了儿子,你要拉着你们陪葬!”

秦煜詟歇斯底里地吼道。

秦贵英一脸委屈,哭诉道:“段煜詟你不是人,你们段家没一个是人!出了事就赖给我,你怎么不去找你母亲问问!”

段煜詟身躯一僵。

他早该料到,凭秦贵英还没这个胆量算计他!这事八成跟他母亲有关。

“哼!”段煜詟鼻翼一哼,转身下了楼。

秦贵英见他把自己撩在这里,赶紧冲他呼道:“带我走,我不要呆在这!这屋子有鬼!华梵香的鬼魂在这!”

段煜詟顿了顿,似乎明白了昨晚发生过什么,不由又折回来,甩了秦贵英一巴掌:“嚷什么嚷!不愿呆,就TM给老子滚!”

秦贵英捂着被打的半边脸,泪水涟涟。

再抬首,段煜詟已驱车远去,惊了惊,顾不得额上的伤痛,唤下人过来替她收拾东西。

段煜詟与段母大吵一番,气得段母心脏病发作,老二和老三一一责怪段煜詟为了个不相干的女人竟对段母无礼。

三兄弟闹开,段家掀起入分家的风波。

段煜詟心绪烦乱,分家之事并没摆在心上。

他已知道,当年华梵香为什么要离开他,原来真是段母和秦贵英所为,所以她才会那般恨他,毅然决定带着孩子嫁给了何明晖。而这回,她之所以逃得这般坚决,竟是段母以小凡的性命要挟了她。

小凡是华梵香的命根,她自然不得不妥协。

至于那张船票,段母一脸茫然,“这事跟我没关系!谁知道她打算跟哪个男人跑了!”

段煜詟知道没有证据段母不会轻易承认,气得夺门而去。

他离开时,雪还在下,天寒地冻茫茫一片。

段煜詟去了华梵香跳崖的地方,站在那崖山,总感觉那对母子在下面唤他。

“梵香!如果可以我愿用我毕生的所有换你母子!”

“对不起,是我一直不相信你,才会让你受了这么多的苦!我想来陪你,可是伤害你们的人却还活着,我不能放过他们,待我惩罚了他们就来这陪你们!”……

段煜詟冲着崖下自语,一句又一句的肺腑之言被山风卷走,散向四处。

苍茫一片的山崖旁,不时露出一道纤影,那纤影隐在树后静静地望着他,红唇紧咬,怒目圆瞪,咬牙切齿地似乎想将他推下崖不可。

段煜詟的话让她嗤鼻大笑:“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她细啐道,风声盖过她的话语,段煜詟没察觉。

暮色降下时,段煜詟适才离去。

他没有回段公馆,也没回芳苑,驱着车没有目的地走着。

夜幕下的诸城,一片灯火辉煌。

男男女女相伴而行,你侬我侬成对的身影,映在那灯火阑珊处。曾几何时,他与她也属那灯火中,如今她不在了,他想他的背影该有多萧瑟孤寂。

他将车停在一家咖啡屋门前。

这家咖啡屋是他之前与华梵香约会的地方,五年过去,老板接连换了几个,竟没有一个认识他的。

店面不大,装璜倒考究,如今的男女,喜欢这种欧式情调,晚饭时间还没过,这咖啡屋里倒是对对成影,生意异常红火。

段煜詟步了进去,不经意地看到了自己的二弟段钧泽。

微微一愣,想上去招呼一声,却见段钧泽对面坐着个女的。

作者寄语:故事未完,待续,下午结局哈!

美女图片大全

美女图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