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美容

邪恶入殓师六

来源:新鲜车   浏览量:1   发布日期:2019-10-21

沈半仙走了以后陈伟和叶梅跪在母亲灵堂前守灵;按照沈半仙的意思每隔半小时给母亲烧一次纸钱,烧完纸钱以后陈伟看了看一脸疲倦的叶梅;很是心疼,陈伟对叶梅说:“你去睡吧,我一个人在这里守着就行了”。

叶梅说“我不困,我陪你一起守灵吧”

“你去睡吧,万一琳琳醒了找不到妈妈会害怕的,快去吧”

叶梅还想再说什么,陈伟打断了叶梅的话;“我自己在这里守着就行了,母亲生前最疼琳琳,我想母亲在天有灵的话也会这么想的,你就去睡吧”

听见陈伟这么说叶梅也没在多说什么;重重地点了点头起身回屋了。陈伟独自一个人在凄凉阴冷的院子里守灵。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不知过了多久,陈伟发现身边突然全是雾,朦朦胧胧中陈伟看到远处站着一个人,那人似乎正慢慢的往陈伟面前走来,陈伟感觉这人的背影很熟悉,那个人离陈伟越来越近、越来越近;陈伟发现那个人影哪是在走路呀!分明就是脚不着地,他在飘荡-----------等那人影离陈伟也就一米的时候陈伟看清了那个人;竟然是他的母亲。

此时他的母亲模样极为恐怖;穿着一身宽大的寿衣;红红的嘴唇,弯弯的柳叶眉,还有她那干枣一般满脸皱纹白惨惨的脸,瘦的几乎没有肉的脸。

她的嘴里还含着一枚铜钱,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仿佛要从眼眶里跳出来一样。

她死死的盯着陈伟;缓缓地抬起双手,陈伟吓得魂飞魄散,陈伟看见她那干邉的手指甲竟然有十公分长,红红的、尖尖的,突然,她猛地扑过来抓住了陈伟的脖子,陈伟挣扎着、嘶吼着,

陈伟的母亲突然开口说话了;用一种沙哑而又凄厉的声音吼道:“我走的好累呀,你为什么不给我烧一匹马,你为什么不给我烧马,为什么”………

陈伟猛的大叫一声一下子从地上坐了起来,冷汗已经湿透了他的全身,陈伟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地抬头去看床上母亲的尸体,还好母亲的尸体在那儿静静地躺着,----------------陈伟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原来刚才做了一个噩梦。

陈伟突然想起沈半仙的话;凌晨一点烧纸马!沈半仙的这句话此时仿佛不断的回荡在陈伟的耳边;陈伟这才如梦初醒;陈伟慌张的看了一下手表;这时正巧是凌晨一点,陈伟来不及多想赶忙把纸马拿到了火盆旁点火烧了起来,火焰迅速照亮了整个院子,照的尸体更加的惨白诡异。

烧完纸马以后陈伟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陈伟眼睛睁得大大的;就这么静静的在灵堂前跪到了凌晨五点,陈伟怕自己再睡着。快天亮的时候陈伟再也不敢怠慢,又烧掉了沈半仙交代的那两个纸人。终于度过了这恐怖而又漫长的一夜。

早上七点亲戚朋友们都赶了过来,因为今天遗体要火化下葬;他们都来送陈伟的母亲最后一程,这时不远处走来一个人,陈伟抬眼望去原来是沈半仙,沈半仙快步走了过来,

沈半仙语重心长的说道:“我已经找好了墓穴,要带几个人去指挥挖墓穴,挖好了我就去殡仪馆和你们回合”。

说着沈半仙从重亲朋中挑选了五六个年轻力壮的人便匆匆离开了。

殡葬车来了以后众人小心翼翼的把遗体抬到了殡葬车里,浩浩荡荡的送葬队伍出发了,驶向了X市的殡仪馆,在殡葬车里陈伟一句话也没说,可能是昨晚守夜太累,也可能是心情太过悲伤,陈伟就这样坐在车厢里默默地看着母亲的尸体。

车子很快到了殡仪馆的门口,殡仪馆门口的马路上有很多飘洒的纸钱迎风飘扬着,殡仪馆的大烟囱还在呼呼的冒着烟,这种凄凉的场景也许只有在殡仪馆才有。

送葬车队缓缓地驶进了殡仪馆,陈伟下了殡葬车,这时殡仪馆的几个工作人员拉来了一张停尸床,两人帮忙把尸体抬到了停尸床上,

一个工作人员说;“先生;节哀顺变,您来为死者选一个骨灰盒吧”,陈伟此时很痛苦并没有回答那个工作人员的话,在一旁的王贵走过来安慰陈伟,“大哥节哀啊,当下还是大事要紧”,说着王贵搀扶着陈伟跟着工作人员去选骨灰盒。

陈伟他们定制了骨灰盒以后然后又在殡仪馆的大厅里和母亲的遗体做最后的告别,众人们都哭了起来,陈伟已经是泣不成声,告别完了以后一位工作人员示意说要火化了,两个殡仪馆的工作人员把尸体推出了大厅,随后穿过大厅的走廊来到了一个小房子的旁边,

走到走廊的中间陈伟抬头看去;门上写着;焚尸房,而焚尸房室的对面就是停尸房。

作者寄语:怎么没人打赏啊呵呵这么冷

性感美女图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