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美容

恐怖的手指印

来源:新鲜车   浏览量:0   发布日期:2019-10-21

自打王副总车祸惨死之后,他的那间办公室顿时就显得阴森森的,极少有人光顾。

人死了,工作还得有人做,老财务科长李跃暂时接替了副总的位置。不承想,这位新来的接班人才搬进办公室没两天,就突然中风不语,至今还躺在医院里打吊针呢!于是有人风言风语地说,王副总生前气盛,即便成了鬼魂也不许别人抢自己的位置,他要在夜间亲自来这间小屋办公,有人就曾经瞅见过!传得多了,竟没人敢踏进那间办公室,接替王副总的工作了。老总近一段为公司的事频繁出国,一时无暇顾及,只好将这间房子暂时闲置起来,时间一长,连勤杂工都懒得进去打扫了。

可这间房子并没有因无人问津而清静。这天,财务科的廖小宝因赶月底报表不得不干到深夜,凌晨时突然感到一阵内急,知道二楼厕所这几天正检修下水道,于是便拿起手电筒上了三楼。经过王副总那间无人办公室时,他似乎听到里面有什么动静,廖小宝将耳朵贴在门旁一听,顿时吓了一大跳:哎呀妈呀,那个死去的王副总真的在里面打电话!年轻人毕竟胆子大,他刚想再证实一下,突听屋内传来一阵“踢踢踏踏”的声音,廖小宝在转身要朝楼梯口躲的同时,只见那黑洞洞的门缓缓开了条缝,随着一阵阴风,寥小宝看到死去的王副总穿着一件巨型黑衣朝他猛然扑来,廖小宝顿感脊梁骨“嗖嗖”冒寒气,“妈呀!”一声怪叫,扔掉手电筒连滚带爬地跑下了楼,吓得尿湿了裤子也浑然不觉。

次日,人们听说了这间无人办公室夜里再次闹鬼的事情,便一起围过来观看,小廖的手电筒还散落在门口,大伙透过窗口向房子里悄悄窥视,只见办公室的东西码得整整齐齐的,没有一点异常,哪里有什么鬼魂啊?可廖小宝却指天划地发誓说这事绝对是真的!因为作为直接下属,他太熟悉王副总了!

就在人们心有余悸时,只听得“嗷”的一声怪叫,有人“扑通”一声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定睛一看,是勤杂工老关!也许是胆小吓的,大伙急忙给他灌水,又是拍打又是呼叫,好不容易等老关苏醒过来,他抖动着身子说:“天哪,可恶的鬼……将我的电视机都给弄走了呀……”好半天人们才明白过来,原来老关背着媳妇攒了十多年的钱,终于如愿以偿给乡下的老娘买了台价值5000元的电视机,准备乘车捎回老家去,偏偏不凑巧,这东西一搁就是一个多月,总不能老放在勤杂室吧,带回家里要上六楼不说,老婆肯定河东狮吼!于是他灵机一动将电视机放到了王副总的办公室,反正那屋里闹鬼不会担心有人去的……

只是没想到,电视机竟不翼而飞!王副总办公室原有台电视机,不知哪个科室将它搬走了,勤杂工的电视机突然失踪肯定是王副总的阴魂作祟!

公司保卫科见此情景,索性打开房门,一看,顿时打了个寒战,只见落满尘土的电话机上,果真有排清晰可见的手指印,可这部电话机已经被截断了呀!查了查话费,更叫人瞠目结舌,鬼打的电话,竟是打向国外马来西亚的,公司里的人谁都清楚,只有王副总因业务关系常奔波那里。

于是,这间无人办公室被笼罩了一层恐怖的阴影,即使是大白天,胆小的女职工也不敢朝这里迈进一步了。

正在公司上下对此事议论纷纷谈鬼色变手足无措时,在王副总隔壁办公的老总从国外飞回来了,他是位转业军人,在审批各种报表时,听到了这个恐怖手指印的故事,略作沉思,他专门在王副总办公室看了一下,立即召开了公司全体员工大会,拍桌打板凳地点名将廖小宝训斥了一顿,并警告说,谁倘若再继续宣传封建迷信,马上从公司走人,决不姑息!

在老总的高压之下,这件离奇恐怖的故事便没了下文,从此公司又恢复了平静。这日老总接到国外给他发来的加急传真,给几位下属交待了几句,便随司机离开公司去赶航班了。

半夜时分,一个幽灵悄悄闪进了那间无人办公室,不一会儿,屋子里有了动静,而且是“乒乒乓乓”的大动静……

第二天上班时,人们竟然意外看见了衣冠楚楚的老总,他不是出差了吗?而后,人们又瞥见了王副总的办公室门前蹲着一个穿黑色大褂,耷拉着头不敢看人的中年男子。众人一看,咦,这不就是澡堂烧锅炉的大潘师傅吗?

此时,眼睛布满血丝的老总向大家道出了事情原委。

大潘和王副总是老乡,两人无论从口音和身材都有许多相像之处。为了攀上这棵高枝,大潘平时有事没事就爱在王副总面前献殷勤,曾多次拿这间办公室钥匙帮助老乡干点这干点那的。他十分羡慕这办公室的豪华设施,便偷偷复制了一把钥匙,趁半夜没人时,将宽大的黑色工作服往头上一蒙,偷偷进来打开空调享受一下。两个老总接连出事后,他也曾吓得一阵子没敢来,有天晚上他实在耐不住炎热,便又鬼迷心窍地来到这间无人问津的房内,在将空调悄悄打开享受的同时,看到了没有线的座机电话,于是他将早已准备的一截线用大头针搭在窗外的电话线上,于是就胡乱给老家拨起了号码,谁知传来一阵呜呜啦啦的声音,他吭哧了半天也没听懂人家说些什么,吓得他赶紧溜掉了。但架不住想老婆想得厉害,趁公司动静小了,再次溜进办公室偷打,这回电话“嘟——嘟嘟——”通了,他美美地同老婆聊了半天温存话。打那以后,他就像抽大烟似的上了瘾,隔三岔五地钻进办公室和老婆煲起了电话粥!大潘很聪明,打完电话便将那截临时接线去掉。

更让他刺激的是还意外地捡到了一台电视机,于是,赶紧给老婆打了电话,说自己升迁了,不但能在空调屋办公,还发了台大彩电,让村里赶紧来辆马车拉走……

那天与廖小宝的遭遇把他吓得差点魂魄出窍,也想过将钥匙偷偷扔掉永远消失,然而众人的谈鬼色变又使他暗存侥幸,直到严厉的总经理回来才收敛了几天。

干什么事情就怕上瘾。最近大潘家里出了件急事,打惯不花钱电话的他如坐针毡;就在这时,他发现总经理又出国去了,不禁喜出望外。凌晨一点不到便钻进了那屋,当他熟练地接上线抓起电话拨号时,屋灯突然“啪”的一下亮了,威严的老总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大潘暴露的原因其实很简单,总经理是从报表上昂贵的话费单上看出了蹊跷,派人到电信局打了清单,先是奇怪的国外长途,后来这部电话却打到了一个偏僻的乡下,的确是王副总的老家,可电话号码并不是王副总家的,他很快在电脑上查明了公司人员的注册信息资料,并将电话机上的手指印拍了下来,碰巧大潘嫌自己字写得不好看,有摁手指印领取工资的习惯,老总和财务科的工资单做了比较,一吻即合。他还发觉自己在公司时,这个鬼躲着并不出来作祟,于是不动声色,假借出差,当场来了个“拿贼拿赃”,让这个不散的“阴魂”大白于天下。

就在这时,来了位乡下妇女,看见蹲着的大潘,激动地说:“让俺看看你的空调屋,你是多大的官啊,村里人都眼红死了!”但见大潘恨不能将头塞到裤裆里,倒是勤杂工老关激动地一把抓住了妇女的手……

至于那个突然发病住院的李跃副总,答案其实更好解释了,他不过是“多年的媳妇熬成了婆”,大喜之下多喝了几杯,便突发脑血栓,中风罢了。

美女图片大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