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美容

醉酒后的噩梦

来源:新鲜车   浏览量:1   发布日期:2019-10-21

宋清参加工作聚餐,火锅,冰啤,还未散场,他就醉酒了,趴在桌子上,直到聚餐活动结束了,同事们脸红心跳一步三晃的离去,留下趴在桌上醉着不醒的宋清。

晓楠平时与他交情不错,走出了餐厅的门后,一群人中没看见宋清的身影,猜他是酒喝的过了头,还醉在聚餐的现场。

返回餐厅,果然,被晓楠猜中,宋清趴在餐桌上,任站在旁边的服务员摇晃推拉,屁股千斤重量,坠在椅子上不挪开。

晓楠架着宋清的一条胳膊,吃力的把他塞进了车厢,歪倒在后座上,问他家住哪里,得不到回答,一只好驾车带他回自己的住处,借给他客厅的沙发当床睡。

宋清躺在沙发上,因为感觉呼吸变的困难,想翻身换成侧卧的睡姿,才发觉,动弹不能。

黑着灯的客厅里,借着窗外投进来的光,宋清看见一只黑猫,坐在他的胸口,亮着一对猫眼,一动不动的盯着他。

宋清努力挣扎着,但唯一能够动弹分毫的,只有眼皮,眨动着,希望坐在胸口的黑猫能在他眨眼之间突然消失掉。

黑猫没有消失,却低头凑近了宋清的脸,近到鼻尖只差一点就要碰到他的皮肤,寒气伴随着黑猫的呼气,喷在他的脸上。

呼鲁呼鲁的声音,从黑猫的喉咙里发出。

一声远处传来的咿呀唱戏,引开了黑猫的注意力,它站起身,敏捷的跳上沙发靠背,再跳上窗台,背形弓起,尾巴一晃,黑色的身影跳出了窗外。

压住宋清的怪力消失,他能够动弹并从沙发上跳起来,捂住胸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摇晃着,想在月光照不见的黑暗中,摸索到安在墙上的电灯开关。

宋清迈步不稳,撞倒了桌边的椅子,轰然炸响,打断了远处传来的咿呀唱戏,顿时安静了下来,他从地上爬起来,揉着摔疼的身体部位,继续摸黑在墙上寻找电灯的开关。

终于摸到了,按下开关,亮起的灯光刺激到他的眼睛感觉不适,勉强的睁开一条缝隙,看见的景物吓了他一大跳。

敞开的窗户外,站着一个老妇,银白色的长发,梳理整齐的贴紧头皮,盘在后脑勺上一朵歪鬓,别着簪钗固定住,面上皱纹深刻入肌理,扑着白粉,搽着胭脂,抹着口红,穿上身穿着前朝高领盘扣绣满花纹的蓝衣服,活像鬼片里的百岁僵尸。

老妇的一双枯树枝裹着一片枯树皮似的手,扒在窗台上,朝前倾,没抬腿翻窗,是飘过窗台,金莲悬空不着地,飘到了宋清的面前。

晓楠睡在楼上,被楼下发出的椅子倒地声惊醒,想是醉酒的宋清起来乱晃,撞倒了桌边的椅子,起床穿鞋,站到楼梯口,被宋清发出的惨叫声吓的收回了迈出的脚,紧接着惨叫声落了音,宋清冲到屋外,一路狂奔的脚步声消失在远处。

晓楠想追回突然疯了般逃走的宋清,但当他从楼上追下楼,再追出屋外时,已经看不见宋清的身影。

天亮后,晓楠到公司上班,想将宋清遗落在他家的手机还回去,却不见他,问了别的同事,才知道,在遗落手机的情况下,宋清通过网络聊天联系到同事,请人代为请病假。

一个星期后,宋清来公司上班,面色缺少了血色,人形瘦了一圈,有气无力的坐在办公桌前,眼圈发黑,盯着电脑屏幕发呆。

晓楠将宋清遗落的手机放到他的面前,回过神的他转过脸来,看见晓楠就象看见了鬼一样,从椅子上弹跳起来,但病了一周后体力耗尽,支撑不住,歪倒在地。

被晓楠扶起来,坐回到椅子上的宋清,喘了一会粗气,平复了激动的情绪,看着晓楠的脸不像见了鬼,可以正常的交谈了。

晓楠告诉宋清,聚餐后,他把醉的厉害连家住哪里都答不出来的宋清,带回自己家,放在客厅沙发上醉宿一晚,但是睡到半夜后,睡在楼上的他被宋清撞倒椅子的动静闹醒了,接着,宋清惨叫一声冲出了屋,冲入夜色中,晓楠下楼追到屋外时已经看不到宋清的身影。

"出了什么事情?"晓楠想知道原因。

宋清犹豫着,说:"我梦见黑猫坐在我的胸口压的我动不了,直到它站起身离开,又梦见穿扮是前朝风格的老妇,飘过窗户,飘到我面前。"

停住了,宋清转过脸来看着晓楠,直看着他心里毛毛的。

"我惊醒时,看见了你,脸是白的,站在沙发边上看着我。"

宋清逃离了沙发,晓楠仍保持着姿势,看着沙发一动不动,比做噩梦时的经历更让宋清心惊,倒退中,撞倒了放在桌边的椅子,轰响声震的宋清肉跳,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晓楠动了,转过脸来看向退进月光照不见的地方的宋清,双手抬起,指甲抠在额头上的发际线上,伴随着在静夜中清晰的撕剥声,白色的脸皮自额头撕起,整张朝下剥离。

惨叫一声后,宋清逃到了屋外,一口气狂奔到看到有车辆来往的大路上,拼命的挥动着双臂,拦下一辆驶近的出租车,拍在车窗上一张百元的人民币,这才让拒载一身刺鼻酒味,且似磕过药后在路上玩命拦车的醉毒者的司机,打开锁住的车门,送宋清回了家。

病卧在床一个星期后,宋清才恢复健康,到公司上班时,突然看到晓楠站在身边,深刻在记忆里他正在撕剥脸皮的画面,立即回放在脑中。

深夜,晓楠靠坐在床上,退出游戏,关闭笔记本,关灯睡觉前,确认门窗全都锁好,看着墙上他为太奶奶绘的肖像画,是在她过世的前一天完成。

穿扮是前朝风格的太奶奶,垫起金莲,并拢双腿坐在椅子上,抱着养了十多年的黑猫,看着晓楠完成了这幅油画。

太奶奶过世后的第二天,黑猫躺在停灵的太奶奶的胸口,死了。

晓楠抬起双手撕剥掉了贴在脸上的面膜,丢在沙发边桌子上的小废物篓中。

美女图片大全

性感美女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