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品牌

青灯引路之巫蛊邪术

来源:新鲜车   浏览量:0   发布日期:2019-10-21

“糟了!”我踢开一具白骨,扯过藤蔓紧紧勒住那男尸的脖子,喝道,“愣着干什么,快撒手!”

“鱼哥,我、我被缠住了。”林子的声音几乎带上哭腔。他的四肢都被藤蔓缠上,整个人呈“大”字型被吊了起来,一具趴在他不远处的白骨伸出了尖锐的指爪,似乎要活生生地挖掉他的眼珠子。

眼看这些尸骨都向我围了过来,我爆了句粗口,掏出兜里仅剩的一瓶高浓度酒精,和打火机一起狠狠地砸碎在了石壁上。

一瞬间,火焰熊熊地升腾起来,藤蔓上的尸体就像一只只盘踞在网上的昆虫,歇斯底里地张牙舞爪起来。

藤蔓似乎吃痛,疯狂地扭动起来。原本密结的网露出一人来高的空隙,我抓紧机会跳了出去,就地一滚压灭了身上的火焰。

与此同时,林子摔在了我的身边。我忙帮他拍灭身上的火苗,就听见他抱怨道:“鱼哥,你要放大招能不能提醒一下我?得亏你还记得推我一把,不然我就被烧死了。”

我身形一僵:“我推你?”

林子也反应过来:我先他一步跳了出来,怎么还能把他推出火海?

火光越发明亮,伴随着骨骼被烧得“滋滋”作响的声音和焦臭的味道,我看见山壁上投射出来的影子,竟然是三个。

那个影子不算高,很瘦,越看越觉得熟悉……

李三奶奶

“早先走南闯北的时候,我听说西南地区有不少巫蛊邪术,其中一种叫做‘尸人’。巫师从小就喂小孩子吃死人肉,使得小孩体内积累大量尸气,再配合秘制符水,这样的小孩长大后一到黑暗中就会失去形体,除了影子之外谁也看不清他的样子,与鬼无异。”我盯着那个影子,随着火光明亮,周围渐渐亮堂起来。林子的背后慢慢地出现了一个人,穿着软底的布鞋,黑色长裤和青布褂子。

我心里一直以来的怀疑终于得到了证实,不禁冷笑了一声:“您不是应该入土为安了吗,李三奶奶?”

林子浑身一抖,连滚带爬地跑到我的身边。

那是一个头发花白、脸庞却不见多少皱纹的老人,她抬起一双幽深的眼看着我:“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的?”

“墓门也有正门与偏门之分,其中‘活门’多以正门为主。我下过这么多年的斗,并非没有遇到过‘活门’,所以入墓之前我已经十分小心,打算从偏门而入,根本不可能触动活门的机关。”我定定地看着她,“从那时候起,我就知道有人跟着我们,并且启动了‘活门’,把我们推入了正位,迫使我们触发墓里的道道关卡。在山下隧道里的时候,我第一个看见的黑影应该就是你,因为我没有从那上面闻到墓中特有的腐味,显然也是才入墓不久。”我顿了顿,又道,“虽然因为你的那份遗嘱和公布的少许线索,近来有不少土夫子欣然前来,但是他们都已经长眠于此,根本不会有人特意在墓门处等着我们,并且一路跟踪。”

李三奶奶笑了笑,她的年纪已经很大了,身形却不显佝偻,看上去竟如同三十出头的人一样精干:“我要知道恶葬坑的秘密,怎么能让你们投机取巧?这里的每一处,我都要知道得清清楚楚。”

“三奶奶是不打算兑现自己的承诺了?”我冷笑一声,随时准备翻脸。

李三奶奶却转过身,径自往石室走去:“我只要知道这里的秘密,其他的,统统没有兴趣。”

我一愣,朝林子使了个眼色,快步跟上。

这间主墓室不大,周围堆着许多箱子,上方还有一个大洞,月光从那里投下惨白的光辉,正照射在摆放于正中央的三口石棺上。

这三口石棺呈“品”字状摆放,被一条长长的红绳连着,绳子上挂了三个六角铜铃。我心里一震,从兜里掏出一把糯米丢了过去。糯米落在石棺中央,竟然都是竖立在地上。

“三光日月星,三脉天地人。”我喃喃道,忽然转头看向李三奶奶,目光灼灼,声音里带着压抑不住的激动,“这是三才鬼棺!”

古时陵墓号称阴宅,安放其中的棺木便有了“镇宅”之意。所谓“镇”又要分三种:一是风水地脉,二是气运强势,三是阴阳魂魄。

三才鬼棺是镇棺中的异术,吸收日月星三光,占天地人三位,可以三棺镇三元:护地脉、得运势、压魂魄。

阴谋

“开棺!”李三奶奶毫不客气地喝道。我们也顾不上这些,拿了凿子就准备开棺。

然而天字位和地字位的石棺打开后,里面除了骸骨之外什么也没有,我们不禁有些失望。可是当人字位一经上手,我却听到里面传来细微的摩擦声。

我们三人的脸上都露出凝重的神色,拿凿子开边之后,我和林子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才把棺盖推开。李三奶奶迫不及待地往里面一看,整个人顿时僵住了。

棺材里居然有两具尸体,除了下面那具骸骨之外,上面还压着一具三十出头的男尸。那具男尸穿着青布衫子,胸腔破了一个大洞,一条血红的藤蔓像蛇一样盘踞其中,插进他的胸腔内,一动一动,似乎在吸食养分。

这具尸体已经干瘪得不成样子,李三奶奶却双膝一软,嘶声道:“三爷……”

我和林子心头大骇,目光不经意地一瞥,只见翻开的棺盖上竟有一些血色的潦草字迹:恶葬坑始建于齐灵公三年,葬战俘五千,民工四百,设三才鬼棺,以镇三元……

后面的字我还没有看完,一捧鲜血已经洒在上面,污了原本的字迹。我怔怔地看着林子倒在我的面前,李三奶奶手里握着刀,还含着泪花的眼里却满是怨毒。

她疯了!看到那双眼睛,我下意识地后退着。李三奶奶挥着刀向我冲了过来,冷不防脚下一绊,我整个人摔进了天字位的棺木里。

一股腐臭味呛得我几乎喘不过气,背后却传来一阵剧痛——李三奶奶一手把我死死地按住,一手已经把刀捅进我的背部。

血流在白骨上,棺木微微震动了起来。一小根快要枯死的藤蔓从尸骸的头盖骨里穿刺出来,似乎闻到了血肉的味道,扭动着想要钻进我的脑袋。

我心头大骇,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反手抓住李三奶奶的胳膊,用力把她拽了下来,自己翻身跳出了棺木。刚一落地,我就看到想要跳出来的李三奶奶被那根藤蔓穿过了脑袋,血和脑浆几乎溅在我的脸上。

我不知道我是怎样盖上棺木的,只知道当我瘫在地上的时候,还能听到李三奶奶在棺木里挣扎、嘶喊的声音。

喘了口气,我跌跌撞撞地转过身,眼前却是一黑,整个人倒在了地上。

本该奄奄一息的林子拖着我的领子,把我扔进了地字位的棺木里。我觉得喉咙里都是血,艰难地问道:“为什么……”

“三才鬼棺需要活人献祭才能长久地镇压三元。”林子慢慢盖上棺盖,“刚才你转身的时候,不也拿刀对准了我吗?鱼哥,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三奶奶,你,再加上李三爷……三才鬼棺格局完备,恶葬坑就是我囊中之物,我何愁不能出人头地?”

林子盖上棺盖,棺木里陷入了一片黑暗。我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刺破我的皮肤,扎入我的血肉里,贪婪地吸食着我的生命。

可是我笑了,笑得比恶鬼更加可怕。

我哆嗦着摸出随身小刀,慢慢地割破了自己的喉咙。血很快就流了出来,大部分都渗入了棺木缝隙。藤蔓疯狂的扭动着,很快就顶开了棺木。

活人献祭,必须在棺木里存活超过三个时辰,可是我就要死了。

恶葬坑,恶葬坑,恶念才是埋葬一切的根源。无论是三奶奶的执念,我的自私,还是林子的欲望。

不甘的藤蔓像蛇一般冲了出去,很快,我听到了林子的惨叫声,越来越近。我伸出鲜血淋漓的手,拖着他一起倒了下去……

性感美女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