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品牌

四姨

来源:新鲜车   浏览量:0   发布日期:2019-10-21

翠芳是我的远亲,我叫她四姨,至于怎么论的,我到现在都不知道。

当时我父母因为工作忙,所以没时间照顾我,就把我托付给四姨照料。

四姨死前一直单身,在我们小时候这种情况并不常见,据说四姨独身的原因很简单,只是多年前一个路过的道士,看到还很年轻的四姨,告诉她此生活不过四十岁,而且八字克夫,只要婚配必有大劫。

我当然没见过这个道士,不过他的话却不知怎么传到了我的耳朵里,可想而知,连我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毛孩子都能听到这样的传闻,那更不用说身边的大人了,那时候市井之人多没什么休闲娱乐的爱好。唯一可以调及生活的东西,估计也就剩下这些以讹传讹的风言风语了。

我在上幼儿园之前,应该都是四姨照看的。直到我上学之后,只有在休息是才能见到四姨。记忆力四姨打扮的很老气,给人一种根本看不出年纪的样子。

她的死相很恐怖,脖子以上几乎没东西了,而且加上她是第一个死在我面前的人所以让我记忆深刻。

记得那次我去卫生院打防御针,因为打完针后需要观察半天,所以幼儿园放假,于是我母亲把这件事告诉了四姨,让她在医院门口等我,等到打完针之后直接接我回家,对于我的事,四姨一直是有求必应的。更何况那天她还有件事要办,正巧就在医院对面。

后来我得知四姨当时恋爱了,找的是我们当地的一位电工,据说这位电工之前结过一次婚,但是后来妻子因为得了疾病死了,所以单身了几年,后来经人介绍认识了四姨。

因为当时电工的工作还是很辛苦的,每天爬高蹦低,所以经常有从杆子上掉下来或者触电之类的事情发生,所以当时在我家附近,一个旷工,一个电工,讨媳妇都不是很容易。

据说相亲当天四姨把关于自己的传闻告诉了这位电工,对方看来应该对四姨也很有好感,于是他告诉四姨,自己并不相信这些歪的斜的,他觉得只要俩人觉得能过到一块儿,天塌下来也不会受影响。四姨听了这话很感动,于是对着电工也产生了好感。

想来这应该是四姨有生以来听过的最动听也是唯一的“甜言蜜语”了,因此没过多久两人就到了谈婚论家的地步。

那时候正是流行大波浪的发型的时候,因此四姨想在大喜之前给自己好好做个造型,而当时我们那里比较大的理发店,正巧就在卫生院对面。

四姨到的时候,我们还在医院里排队等候,她在一群孩子里找到了我,然后告诉我她在对面的店里弄头发,让我打完针直接去那里找她,说完还不忘从裤兜里掏出两块我最爱吃的大白兔。

现在我还保持着随身携带大白兔的习惯,想来应该和四姨有关。我收下糖之后,四姨就走了,然后我们经过了大半天的时间,终于打完了针,有不少孩子都哭了,而我那天因为并没有家人在场,所以表现的很勇敢。

想来小孩子可能都是这样,越当着家人越显得娇嫩。等到我来到理发店的时候,我看到眼前的四姨和我以往见到的判若两人,之前的四姨长得虽说不丑陋,但从来没有悉心打扮过自己,因此在我印象里他好像永远蓬头垢面的样子。

可是眼前的四姨穿着一件红色格子上衣,而且头发是当时最时兴的大波浪,而且让我最意外的还是那头发的颜色,当时的人还都相对保守,所以四姨头上酒红色的颜色,让她看起来很有些鹤立鸡群的感觉。

我进入理发店时,四姨正站在镜子前欣赏着自己的新发型。一旁理发店的老板娘正在和四姨夸耀着自己手艺如何了得。四姨见我进来好像显得有点害羞,不过还是掩饰不住喜悦问我:“昙昙,四姨的头发好看不。”

作者寄语:新人第一次发布,大家多多包涵。。

美女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