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维修

家里有鬼

来源:新鲜车   浏览量:0   发布日期:2019-10-21

毕业了,小西为了省钱,租了一个便宜的老房子,风一吹,木窗就会嘎嘎响的那种。

房东再三叮嘱,房子虽老,但是不能随便装修,乱动家具,不然会发生可怕的事情。

小西心底升起一股寒意,小心翼翼地问会发生什么。

房东说:“我会涨租”。

说完,门被咙咙地摔上了,小西摸了摸差点被撞到的鼻子,打了个喷嚏。

不过作为一个爱干净的女孩子,小西当天晚上通宵用抹布把老房子里里外外擦了一遍,看着干净了许多的房子,终于有了家的感觉。

容厅中间有个纯木条几,上面有个很精致的木盒子,小西想把木盒子拿起来擦拭底部,谁料那木盒竞像长在条几上一样,根本搬不动。

小西越发好奇了起来。

打扫卫生到现在,已经接近子夜,窗户依旧关不紧,被风吹的嘎嘎嘎响,窗帘也肆地舞动着自己身体。

她丢掉抹布,紧张地将手按在盒子盖上,缓缓打开了盖子。

一个塑料玩偶钻了出来转着圈,同时还响起了天空之城的旋律。

原来是音乐盒,小西长舒一口气,觉得自已太大惊小怪了,自嘲地笑了几声,扔掉抹布躺在了床上。

不知过了多久,音乐竟开始发颤跑调。

小西皱着眉坐起来。发现那盒子竟自己似是合上了,最后只留了一条缝,里面那个玩偶正通过缝隙瞅着外面,见她坐了起

来,咔地一声合紧了盒子。

小西其实还是个唯物主义者的,觉得这大概是那个爱故弄玄虚的房东故意留下来吓喊她的。

她撸起袖子抱住盒子,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后终于将盒子连根爬起,自己也因惯性掉倒在地,盒子在地板上翻了几滚撞到了墙上。

“哎呀疼!”

小西捂着脑袋坐起来,发现身后也有一个男子裕着头,缓缓地站起了身子。“别叫、别哭,别闹!”男子跑过来捂住了小西的嘴,见她冷静了下来才放下手说

道:“别怕,我是盒子里的鬼,但是我生前是心理学医学双料硕士。”

“所以呢?有什么联系?”

“所以我不会吓死你,只会把你吓得半

死。”

没等小西反应过来,那男子便化作一阵青烟飞回了盒子里。

经过一夜的促膝长谈,小西才知道,盒子里的男人叫小亮,是附近一所学校的学生,不过还没毕业,就在实习的时候,意外去世了。

而小西之所以能看得见小亮,可能是自己作死将盒子打开了吧。

小西问小完为啥不投胎,小亮表示自己还

有个未了的心愿。

原来,假期里,小亮的女朋友来找小亮玩,结果两人一起出了车祸。

这个盒子是逛礼品店时买的音乐盒,特意选了女朋友最喜欢的“天空之城”。

车祸后,小亮就找不到女友了,也不知道当时也在车里的女朋友是死是活。

其实生死都无所谓了,他只是想找到她见最后一面。

小西提出了条件,她帮他找女朋友,之后,小亮就必须离开这里,还小西一个安宁的居住环境,小亮感激涕零地答应了。小西查了一周,终于找到了小亮的女朋友小珂。

当初车祸后,一个被送到了医院,另一个则送到了滨仪馆。

现在小柯早已出院,好像日子已经归于平静。

小西以工作为由,约了小珂明天下午咖啡厅见。

小西高兴地回家,想把这个好消息分享给小亮,却发现小亮正抱着盒子要走。

“看样子,小珂已经回归正常生活了,我就不打扰她了吧,我知道她还活着就好了。”说这话的时候,小亮还低着头扶着着音乐盒,他已经知道了。

“你还是不是男鬼?我好不容易帮你找到了,谁怂谁是狗!”

小亮也是有血性的,被小西一激,决定不走了。

第二天下午,他们两人一兔如约来到了咖啡厅。

小柯当然是看不见小亮的。

而且,因为车祸,她早就把小亮忘记了。小西平时有看韩剧,一直觉得失忆梗很好笑的她,却在知道小柯失忆后,涌上了一丝心酸。

小亮默默地看了小柯很久,末了苦笑:“走吧,我只是想见她一面,她一切都好,就够了。”

“你跟我老老实实坐着,不然把你盒子摔碎。”

小西将盒子拿出来放在桌子上。

“你还记得这个盒子吗?”问这话时,小西竞然好像当事人一样,紧张得双手在果子下攥到了一起。

小柯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这个忽然约自己出来的女子:“对不起,如果你没有重要的事情的话,我要走了。”说罢就要起身。

“再等等。”小西连忙拉住她。

稳住小珂后,小西准备打开音乐盒,可这该死的音乐盒偏偏在这时候坏掉了!

如果这时响起她熟悉的天空之城的音乐。

或许,她就能突然想起来了吧。

一旁的小亮叹了口气,餐桌上的餐巾纸竟然有了一丝抖动。

小西眼前一亮,有办法了!

小西让小珂待在这里别动,再三拜托她再等一会,然后跑了出去!

十分钟之后,小西回来了,气喘吁吁地握着一根竖笛,把它交给了小亮。

虽然小柯看不到小亮,但是他刚才似乎能吹出气流,如果吹笛子的话,她应该能听见吧。

小亮拿起笛子,紧张地开始吹奏。

雪时间,优雅地咖啡厅了传来了跑调的天空之城的笛声。

小与先是疑感,慢慢地,眼里有了泪,:“小亮?”

终于,记起来了么?

而小西也不知道怎么了,鼻子酸酸的,然而下一秒,小亮不见了,笛声也耍然而止,只留下了那个盒子。

“对不起。”小珂又冷静了下来,抹了抹眼角的泪,有些不好意思:“刚才可能出现了幻听,最近总是这样,脑中老是闪出一个人的身影,但是我一直想不起他是

谁。”

“你现在有男朋友吗?”小西问道。

“恩。”小珂开心地举起右手露出戒指:“我和男朋友订婚了,明年就结婚。”

这样啊。

原来,最伤心的是你把某人视若生命,而那个人却早已把你忘记得一干二净了。

回到家,小西和小亮大吵了一架:“我费劲心思,让你和女朋友相遇,你可倒好最后跑了。”

“我不想打扰她现在的生活,她现在很幸福,也许我才是她痛苦的记忆吧,如果忘记我,她能在以后的日子里开开心心,那也很好。”

“那你呢?”

“我?我就很好办了,我喝掉一碗孟婆汤,来生还是一条好汉。再见啦小西!”

说完,小亮便化作一缕青烟消失了,他再也没有出现过,那个音乐盒,也再没有发出过任何声音。

小西慢慢地也遗忘了这个鬼朋友,日子回归了正常,而且也开始交了男朋友。

“房东”和小珂这时在警察局里托腮沉思。

“房东”手里举着一张照片,照片是小西和小亮的合照,小西怀里紧抱着那个音乐盒,满脸幸福。

“催眠失败了,她还是没能想起来。”小珂叹气。

“她是事故的唯一幸存者,她记不起来。

这个案件就很难破掉啊。

房东弹了下手中的烟灰继续说道:“你不是从来都没失手过吗?怎么这次失败了,想一下吧,今晚别睡了。”

“我也不是很清楚。”小珂盯着手中的合照,“我一直感觉催眠过程中有第三股力量干扰,不然小西肯定能记起所有事,但是我搞不清楚到底是什么。”

“你这不是扯呢么,整个过程就你我和小

西三人,你还不如说我是卧底呢,哪有第

三股力量干扰,除非有鬼。”

话刚说完,“房东”就睁大了眼晴盯着桌

面:“老姐,你是也跟我催眠了还是我出

现幻觉了?

“房东”看到光滑整洁的桌面上,不知是

谁用烟灰写了几个字:

“快给小西减租!”

美女图片大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