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资讯

蛔虫入侵之鬼公交

来源:新鲜车   浏览量:1   发布日期:2019-10-21

过了一会儿,一个破衣烂衫的女子跑了过来。

“这不是天天给咱们送水的服务员吗?怎么这幅模样了?”夏邑挖苦地说。

“别这样好吗?我只是一个打工的,一切都是老板的指示,我要是知道那水里有药,我也不会那么干的!”女子哀求道。

“算了,算了,你知道这公交车几点能过来吗?”髀华把外套脱下给她披上说。

“马上就该到了,一般上午只有一趟,耐心等会儿就好。”女子很感激地说。

“髀华,我有件事不明白,传染源不是在咱们学校吗?为什么相隔这么远的郊区也会有蛔虫?”貂晴问道。

“我们当初送走了一条狗,那条狗身上带着病源。”说完他“啪”的拍了一下脑门:“我怎么早没想到,母体肯定在狗的身上。”

一阵黄土弥漫,一辆破旧的公交车驶来。车门很机械性地打开了,几个人赶忙上了车。

“请问几位要去哪里呀?”司机戴着一副眼镜,模样居然和旅馆老板长得一模一样。

“我。。。我们去市里。”髀华有点吃惊地说。

“好嘞,投币五元一位,市里真的好久没有人去过了。”司机说完嘿嘿一笑。

车上一阵阴风袭袭,车上的几个人感到莫名的恐惧。

“司机,车上没有空调吗?有点冷呀!”夏邑问道。

“不好意思,过会儿就好了,车子老子,发热肯定就会慢一些的。”司机说完又是嘿嘿一笑。

就这样车子在路上一直颠簸着行驶,几个人渐渐进入了梦乡。

在一个漆黑的山洞里,髀华用手电筒照着亮,一点一点便里面走去,一阵奇怪声音传来。

“谁在里面?快出来!”髀华大喊着。

一滴水突然点到了他头上,用手抹了下去,还有一点粘稠。

慢慢地抬头往上看去,一条狗趴在洞顶上,准确来说它已经不是狗了,身上缠着好几条大的蛔虫,像是触手一般钩在上面,嘴里还有一条粗大的蛔虫头。

“终于找到了,你这条母体!”髀华掏出了一把刀,准备与它战斗。

谁知身后两条粗大的蛔虫直接缠住了他,使他动弹不得,那条变异的狗与髀华脸贴着脸,嗅了嗅他身上的味道,随后张大了嘴,那条粗大的蛔虫往髀华嘴里爬去。

髀华紧闭着嘴,但还是被顶开了,他能感觉到蛔虫顺着他的喉咙一直爬进他的胃里,一股莫名的火辣扑面而来。

“啊!”的一声,髀华醒了过来。

“你可醒了,看你这一头虚汗。”坐在一旁的貂晴用袖子帮他擦了擦汗。

“额,谢谢,我刚刚做了个噩梦。”髀华想到刚才就后怕。

“我还有件事要和你说,这个车好像一直在绕圈子,外面那块石头我已经第三次看到了。”貂晴害怕地说。

髀华走到了司机跟前,看着前方的路,又过了一阵儿,司机终于忍不住问了。

“小伙子,有什么问题吗?你一直站在这。”司机抬头问道。

“你不感觉你在绕圈吗?开了两个小时了,还在郊区外。”髀华质问道。

突然,一个急刹车,司机站了起来:“你是在质疑我的技术呗?好呀!你来开”他说完就坐到了后面。

“髀华,刚刚那个司机走路的时候一直垫着脚尖走的。”貂晴趴在他耳边说道。

“掂脚尖?难道是鬼拖人?”髀华又看了一眼司机。

这时,另一辆车从他们旁边驶过,车上坐满了人。髀华快步走过去摇醒了那个服务员问道:“这里不光这一辆公交车吗?”

“不是呀,只有这一路车而已。”服务员睡眼惺忪地说。

“那前面那辆是是什么?”髀华指着说。

顿时她就露出了惊恐表情:“难道这是鬼车?”

“别慌,我跟你司机说咱们下车,不坐了,你去叫醒夏邑。”髀华小声说。

“司机,我们想下车!”髀华慢慢走过去说。

“不行!你们还没有到站,我可是模范司机,不会半路扔下乘客的。”他依旧坐在后面,一挥手,车自己开了。

“啊!鬼!”服务员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恐惧,喊了出来。

“喂,我们与你无冤无仇,你这是干什么?”髀华大声问道。

“你见过有谁上了鬼车还能下去的!跟我回地府吧!”司机哈哈大笑起来。

一只蛔虫突然跳进了司机嘴里,司机使劲咽了一口。

“是什么东西?我是鬼,什么都不怕!”司机大喊道。

“是我眼里的蛔虫!”服务员淡定地说。

蛔虫隔着衣服钻进了司机衣服里,一阵青烟冒出,他的表情开始痛苦起来。

貂晴和夏邑都躲到了髀华身后,因为他们怕蛔虫也跳到他们身上来。

“看来变异的蛔虫对鬼也有效。”髀华说道。

不一会儿,司机头上开始冒黑烟:“啊!好痛苦,这是为什么?”说完没一会儿就蒸发掉了,地上只留下一条蛔虫和一张卡片。

髀华走过去踩死了蛔虫又顺手把卡片捡了起来:“原来这个司机和旅馆老板是亲兄弟,难怪长得这么像。”

“髀华,这鬼是死了,可咱们要怎么回市里?这辆破车已经不能动了。”夏邑看着破旧的公交车说。

“你们可以开旅馆老板的私家车,他把车藏在地下车库了。”服务员痛苦地说。

“这四周除了那个爆炸的旅馆,哪还有地下车库?”貂晴疑惑地问。

“我带你们去,但是你们要带我走,我不想死。”服务员开始谈条件。

“不可能,你被感染了,我们带着你也是死路一条。”夏邑否定地说。

“那咱们就一起死在这吧。”服务员说着捂着嘴表情更加痛苦。

一滩蛔虫呕吐物吐到了地上,她使出了最后一点力气坐到了座位上。

“你现在就是想走都走不了了,蛔虫很快会感染你的内脏,彻底侵蚀掉后你就死了。”髀华无奈地说。

“啊~你们会后悔的。”一条大蛔虫从她嘴里钻了出来。

髀华等人赶紧跑下了车,夏邑从兜里掏出了火柴,划着了一根扔到了油箱上。

“这不能怪我,要消灭病源。”夏邑比划了一个拜拜的手势。

一阵警笛声从远处传来,髀华转过了身,几十辆警车呼啸而来。

作者寄语:因为是一遍过,所以有错别字请各位不要介意。之前有位游客问我为什么是物理教授而不是生物教授,其一我比较钟爱物理,其二因为他是变异蛔虫,所以生物的范畴已经没法描述这个故事,并不是较真,请不要介意。

美女图片

友情链接